汇聚质优价美电商知识产权服务机构
Alternate Text

行业资讯

《我不是药神》引发思考:保护药品专利还是尊重生命?

发布时间:2018-07-17 17:17       来源: 博深知识产权        阅读量:898

  电影《我不是药神》热映,一个由卖保健品到走私卖假药,拯救一批白血病患者的故事。有人说他不是药神,但是一个有尊严的“烂人”。看完电影只有一个感慨,活着真好!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往往越讽刺的越心酸,越荒唐的越真实。



  一名白血病人告诉男主程勇一个“赚钱法宝”。让他去印度,购买治疗白血病的仿制药,到国内来卖。仿制药和正版药药效相当,正版药的药价高达4万一盒,仿制药的批发价却只有500元,可谓是一本万利。因为这种药物没有得到国内药监部门的批准,依照法律,是被当作假药来处理的,程勇不想为了一点钱,去铤而走险,无奈,父亲的高额手术费把他逼向了绝路,他决定开始倒卖假药……
  钱就是命,没有钱,没有便宜的药,白血病患者就只能等死。也正是这部电影,让“药品专利”得到了最为密集的一次科普和讨论。这个词并不经常出现在大众视野。

  仿制药面临的专利壁垒
  专利壁垒的确广泛存在于制药行业。《我不是药神》中化名「格列宁」的格列卫,是白血病人们的救命药,自诞生之日起就自带专利。

  格列卫是一种直接推动了人类进步的药物。它可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种真正的「靶向药物」。



  从发现靶点到 2001 年获批上市,格列卫的「出生」整整耗费了五十年,制药企业诺华投资超过 50 亿美元,直接成就了 5 位美国科学院院士,还催生了两项足以获得诺奖的重大发现。
  格列卫这样的研发周期和投入,如果没有专利,估计就再也没有企业愿意生产了。所以,它的价格也非常惊人。
  2015年,瑞士产的原版格列卫,100mg * 60 片一盒定价 23500 元,根据不同的适应症,够用两周至两个月不等。在中国,由于独特的关税、定价和销售制度,它的价格更加惊人。即便是在邻国印度,原厂格列卫的价格也在一万人民币左右。

  不过对印度人而言,原版药价格高昂并不十分要紧,因为印度实行了一套独特的制度来保证仿制药的生产,使得印度成为世界公认的仿制药第一大国。



  仿制药是不是假药?

  根据我国的法律规定,没有注册的药物就是“假药”。“我不是药神”原型陆勇就曾因为涉嫌卖“假药”被抓,却引来千名病友求情。



  仿制药是与被仿制药具有相同的活性成分、剂型、给药途径和治疗作用的替代药品,不是假冒伪劣药,而是仿制其他专利药进行研发和生产的正规药物。今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提出要促进仿制药研发,提升仿制药质量疗效。

  卖“仿制药”为什么违法?
  看完电影后可能有很多人不清楚仿制药是一个怎样的存在,电影中,印度的仿制药跟正版瑞士格列宁药效相差无几,但是价格却是二十倍的差距,最重要的是在中国销售这种药物等于"卖假药",就等于犯法。

  这是因为新药刚上市的时候,都伴随着专利保护和品牌,因此新药又叫"专利药",而"仿制药"是仿照"专利药"而制造出来的药。相当于是模仿版,就算制作出来也侵犯正版药专利权,所以卖仿制药当然是违法的。



  “专利药”为什么那么贵?
  专利药一瓶就要卖好几万,但是仿制药只要几千甚至几百就能买到,而且成分都是一样。为什么专利药要卖这么贵呢?
  事实并不是像大家想的那样因为商家想赚钱,而是因为专利药的定价很大程度取决于药品的研发以及上市后的推广。新药的研发所花费的成本基本已经超过10亿美金,而且研发的时间成本往往都是十年起,这还是顺利的研发,如果研发失败的话还要耗费更多的物质以及时间成本。新药研发成功上市后,就能申请专利保护,这样才能赚回前期研发投入的资金。这样说来,大家还觉得专利药售价高吗?

  印度药为什么便宜?
  印度独特的技术成本优势外, 同时也有“药物强制许可制度”( 在特殊情况下,可以不经专利权人的同意,由政府授予、许可其他企业使用某项专利)。
  简单地说,就是把西方的专利保护法规扔到一边,仿制出最新最有效的药物。西方国家昂贵药品一经上市,印度制药企业在本国专利法保护下就可以仿制同类产品。
  《我不是药神》把“仿制药”推向了风口浪尖。电影中病患老奶奶的一句:“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直戳观众泪点。为了活下去,他们有错吗?对于经济条件有限的普通患者来说,仿制药是最后一棵救命稻草,而药品专利,成了横在他们眼前的生死劫。专利权与生命权,哪个更重要?

  仿制药不是「假药」,它是「仿制」其他专利药进行研发和生产的药物。



  保护专利还是尊重生命?
  具体到现实,这又成了更为复杂的问题。类似于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有巨大的病人群体罹患各种危及生命的疾病。但他们的收入又不够支撑他们选择进口药,于是就产生了仿制药。
  但同时对于专利权的保护,以让药企能够有商业利益,让他们更加有驱动力去研制新药。如果完全都是仿制药,药企没有了研制新药的驱动力。那么对于我们同样是不可失去之痛。

  解决专利问题有没有好的方法
  专利的讨论远水解不了近渴,即便目前专利制度进行改革,但涉及巨大利益的全球专利制度的改变,必然是缓慢的,需要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时间都毫不奇怪。
  医保是一个较好的方法。随着慢粒被国家纳入大病保障和救助试点范围,好几个省份都已经将格列卫纳入新农合医保报销范围。如果在买三送九的基础上,负担进一步能降到3万元左右,对于大多数家庭,都可以勉力负担得起。
  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是,根据WTO的《多哈宣言》、《实施多哈TRIPs与公共健康宣言的决议》、《香港宣言》等协议,WTO成员国在其国内公共健康出现紧急状况时,在未获专利权人许可的情况下,可实行“专利强制许可制度”强制使用其专利。我国的相关法规也规定,为了公共健康目的,对取得专利权的药品,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可以施行强制许可。

  建立健全社会保障体系,让穷人也能吃得起药,这才是最应该做的事情,中国现在已经做到了。

热门推荐

  • 最新
  • 近期热门